小說無憂 > 逍遙天子逍遙客 > 第五百五十三章:無上神通的秘道

第五百五十三章:無上神通的秘道

云飛高聲道:“很好!”
  
  說話間,他再向前兩步,一揮手拍過去。
  
  這依舊是他的招式特征,乍一看并沒有什么特殊之處,但掌力只要一離開掌心,頓時無端生出一種呼嘯而來的磅礴氣勢。
  
  衛夫子一見,連續揮舞出好幾掌,這才拆解了對方的一掌的威力,但這時候他已完全相信云飛可以在三招之內取自己性命了,不由得有些膽戰心驚。
  
  云飛見他手忙腳亂的化解了自己的掌勢,這才悠然的揮出第二掌,眼見著慢騰騰的劈了出去,他氣定神閑的向許靈兒說道:“我說,美女,你走遠一點,看一下四周的情況,如果說有人出現,要趕快通知我才是!”
  
  許靈兒本來還在猶豫之中,此時聽到他的話,卻不知道為何竟然很是聽話,好像直接屈服在他的英雄之氣下,當下口中不自覺的應了一聲,其實自己心中還在想要不要趁機放出訊號。
  
  衛夫子卻怒喝一聲道:“賤婢你真的是想要造反嗎?”
  
  他不這樣說還好,話音剛落之下,許靈兒立即下了決心,說道:“云公子,你要小心了,千萬不要讓那個家伙拿到了衣服,不然的話,祖師會立即得到訊號的。”
  
  衛夫子更是惱怒,當下喝道:“你個賤人,真的是忘了本門的嚴規,嘿嘿!我看你能浪到什么時候,我讓你不一會兒就會后悔!”
  
  許靈兒根本也不理他,直接一手拉起了阿林,讓他躲在了草叢之中,確保阿林安全之后,她這才直接沖了出去,找了一個視野極佳的地方,幫云飛望風放哨。
  
  這一邊,衛夫子已被云飛招式逼迫的手忙腳亂。
  
  最讓他難受和疑惑不解的是,云飛的招式與方向變幻莫測,根本是難以琢磨。明明看起來不強,實際上卻強大的很,讓子不禁內心生畏。明明是看起來很強,卻恍惚之間根本沒有什么威力似的,迷迷糊糊之間衛夫子感覺自己好像是喝醉了酒一般,總是找不到方向。
  
  總而言之,眼前的這個云飛,是一個絕對無法擊敗的敵人,那衛夫子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這樣。
  
  對于云飛來說,現在這一階段,他的無相神功的確已經進入了無相的階段,可以將任何兵刃都化為無形之中。
  
  所以在他的對戰之中,若是將天啟十六式與無相神功融合在一起的話,別說是衛夫子,放眼天下估計也找不大可以抵抗的人出來。
  
  瞬時之間,只見他們拳來腳往已經拼斗了二十招數左右,云飛突然一切急攻,只聽“啪”的一聲,手掌立即拍在衛夫子的胳膊上,他的右臂手骨應聲而碎。
  
  現在,云飛存心是要他吃上一點苦頭,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招式一放松,衛夫子雖然疼痛難忍,但看起來還是有機會的,因為云飛故意留給他的空檔,讓他燃起了希望之火,當下也顧不上身上的傷勢,立即手掌一揮直接如迅雷一般劈了出去。
  
  誰知道云飛的掌勢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又切了下來,接著又是一聲清脆的響聲,衛夫子的另一個手臂直接折斷,頓時變成了雙臂都耷拉著,成了一個無手臂可用之人。
  
  衛夫子的雙臂先后被折斷,這樣的疼痛,如果是一般人,早就昏死了過去,但他性格極為堅韌,武功也是身后,自己的忍受力自然遠遠勝于常人。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導致自己多受了許多的苦,如果他是怕疼的人,或者云飛還不會給他那么多的苦頭。
  
  此時,云飛不再動他,讓他站在那里,只見他現在滿頭是汗,面容已經完全扭曲,浮現出的都是悲慘痛苦的神色。
  
  云飛道:“衛夫子!如果你還能回答我的話,我就勸你趕緊將秘道的事情說出來,免得你還會繼續受苦,白白的被折磨而死!”
  
  衛夫子忍著痛苦,緩緩說道:“云公子……本門的秘道,我知道的也只是一點點而已……只怕……只怕……我說出來之后,沒有滿足你的意思,到時候我還是難免一死!”
  
  他說話的時候,好幾次都因為疼痛而停止了說話,強忍著劇痛過后才繼續說下去,以他如此陰險惡毒的人,尚且還是這樣,可見的確是非常難熬的事情。
  
  云飛道:“你只要將你所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訴我,一切就行了,我并不強求于你!而我也自然不是什么傻子,可以自己辨別你說的話中,是不是真的,有沒有用。”
  
  衛夫子深深吸了一口氣,顫巍巍的說道:“好吧……據我所知,這條秘道的工程十分浩大,可謂是舉世無雙……在幾十年前,那里還是一條天然的秘道,但這幾十年以來,經過祖師的不斷磨礪,以及成千上萬人工的雕琢,其現在的變化,簡直是讓人無法置信的。我所以知道的,那秘道有數十里長,寬約數十丈,高約數丈,整個通道內都是平滑異常,并且光線也是明亮異常,誰也不知道祖師是如何辦得到的?”
  
  云飛道:“既然是仙宗門在這里,那你們仙宗門的人力應該不是問題。在加上已經是幾十年的光陰,想要雕琢出一條光滑平整的通道,到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衛夫子說道:“云公子,你這樣的說法,未免也太低估我們祖師的實力了,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那條秘道中的特殊之處,不是有無上的神通是完成不了的。不說別的,就是這條秘道由內而外,高下傾斜各不相同,但其中有四五段的底下是無底深淵,而且是整個石頭的通道,那么大的功成,那么遠的跨度,卻可以用石條橫跨其上,凡人是根本辦不到的。”
  
  云飛笑道:“真的是大驚小怪,也許是原來就有天然的石頭柱子,上面正好有石粱橫在上面,這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衛夫子見他根本不信,當下有點著急,不得不找出具有說服力的證據來,一時間也是苦苦思索著其中的情況,想要和他據理力爭。
  
  因為,他心里清楚的很,自己能不能說服云飛,將會關系著自己的性命。
  
  
北京pk10冷热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