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我為國家修文物 > 第七百零七章 心術不正

第七百零七章 心術不正

    和曹明聊了幾句,向南等人又仔細看了看他接筆的三匹馬,盡管他還做不到向南接筆時的那種渾然天成,但比起一般人來說,還是要好了很多,至少在風格的把握上,做得很不錯。
  
      “還不錯,你能看出這三匹馬在技法上的差異,接筆也就不會太差。”
  
      錢昊良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曹明,笑著說道,“回去以后,還是要多練練,古書畫修復技藝當中,全色接筆可是技術含量最高的兩道工藝。”
  
      曹明有些茫然地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兒才問道:“老師,那我面試是通過了,還是沒通過?”
  
      錢昊良和向南等人對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老周笑著說道:“傻小子,當然是通過了。”
  
      “真的?”
  
      曹明眼睛一亮,“嘿嘿”傻笑兩聲,使勁撓了撓頭,忙不迭地說道,“謝謝老師,謝謝老師!”
  
      錢昊良點了點頭,笑道:“等過幾天,錄取通知會公布在博物院的網站上,等接下來的程序走完了之后,你再來找我報到吧。”
  
      等曹明千恩萬謝地離開之后,向南和錢昊良等人才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資料,然后一起離開了古書畫修復室,準備到外面去吃晚飯。
  
      “錢大哥,你打算親自帶這個曹明?”
  
      向南走在路上,看著博物院四周燈光璀璨,流光溢彩,忍不住開口問道。
  
      “嗯,現在要找一個好徒弟也不容易啊。這個曹明,我看著挺合適。”
  
      錢昊良說著,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他淡淡地說道,“不過,等他來了,我還是要先考察他一段時間,就怕他堅持不下來啊。”
  
      “啊?老錢你這就下訂了?”
  
      跟在一邊的老周忽然一聲怪叫,“我還挺中意這小子的呢,你可不能跟我搶!”
  
      “你少來!”
  
      錢昊良轉頭看了老周一眼,似笑非笑地說道,“你都有倆徒弟了還不知足?我連一個都還沒有呢。”
  
      “還不是你要求太高?”
  
      老周笑嘻嘻地看了看錢昊良,接著說道,“以前有個學生想跟你學習,你還不肯收,結果人家第二天就不來了。”
  
      “你說那個實習生?”
  
      錢昊良輕“哼”了一聲,轉頭對向南解釋道,“那個實習生為人輕浮,做什么事都想著走捷徑,心術不正,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沉下心來做事?走了也好,免得禍害了老祖宗留下的珍貴文物。”
  
      “嗯,心術不正的人,確實不能讓他進入這一行。”
  
      向南點了點頭,說道,“他們能不能沉下心來修復文物倒還是其次,最關鍵的,就怕他們用學到的技術去炮制贗品,那危害大了去了。”
  
      三個人一邊閑聊一邊往前走,很快就來到了博物院附近的一家小餐館里。
  
      吃過飯后,時間已經不早了,錢昊良和老周各自回家,向南離得最近,便一個人晃悠著回到了賓館。
  
      博物院文保科技部這邊的招聘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來的時間里,向南便躲在丁春城的青銅器修復室里,開始全身心地投入到戰國青銅鏤空龍紋戈的修復之中。
  
      這件戰國青銅鏤空龍紋戈,早之前已經被向南配補完畢,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補全戈頭鋒刃部位的鋸齒殘缺,以及殘損的鏤空龍紋。
  
      戈頭鋒刃部位的鋸齒殘缺雖然比較難修復,但向南在鳳凰城博物館修復青銅劍時,曾經親手修復過了一次,因此,整個過程雖然比較精細,也比較麻煩,但畢竟沒有什么太大的技術含量,花了半天時間就已經補全完畢了。
  
      而殘缺的鏤空龍紋補全,就比較復雜了。
  
      這件青銅戈后方的鏤空龍紋由十多條單足夔龍扭曲纏繞,形成一個中空的圓球狀,殘缺的那一部分,無論是焊接還是用蟲膠漆粘接,都沒有辦法保證強度,因為粘接(焊接)的接觸面實在太小了。
  
      當然,這些困難還要先放在一邊,向南先要解決的是,將這鏤空龍紋殘缺的部分補全來。在這一點上,之前向南在夏振宇夏老爺子的幫助下,所觀摩的那么多戰國鏤空龍紋青銅器,就起到了非常巨大的作用。
  
      在補配材料上,經過幾番比較選擇,向南最終選擇了樹脂。由于夔龍身上有一道道細膩的類似龍鱗的紋飾,使用樹脂補配,可以確保紋飾的精美。
  
      鏤空龍紋的殘缺部位,向南將其制作成了一個整體,然后小心翼翼地使用蟲漆膠粘接在原器物的鏤空龍紋上。
  
      當完成了這一步,接下來的修復工藝,相對而言就要簡單許多了。
  
      花了整整三天時間,向南才將這件戰國青銅鏤空龍紋戈給全部修復完畢。
  
      此刻再去看時,這件戰國青銅鏤空龍紋戈渾身呈現出淡淡的墨綠色,鋒刃處寒光閃閃,顯示著它依然鋒利如初,而在戈頭上,則依然有著斑斑銹跡,一股厚重的年代感撲面而來。
  
      向南再仔仔細細地上下檢查了一遍,沒發現有什么遺漏之處后,這才將這件青銅戈放進古董盒中,然后帶著它來到了丁春城的辦公室里。
  
      “嗯,這么快就修復好了?”
  
      丁春城正在辦公室里看資料,抬頭看見向南之后,忍不住吃了一驚。
  
      他放下手里的資料,然后伸手將古董盒從向南的手中接了過去,把青銅戈從里面取了出來,然后又從辦公桌里拿出一把放大鏡,對著青銅戈細細地看了起來。
  
      “嗯,不錯,不錯!”
  
      丁春城將這青銅戈從上到下看了一遍之后,連連點頭,“青銅器文物之中,越小越難修復,你能在短短的幾天時間里,就將這件青銅戈修復到這種程度,已經很不錯了。”
  
      “尤其是這鏤空龍紋的配補,看不出絲毫破綻,看來你對戰國龍紋的歷史,是下了一番苦功的。”
  
      說著,他抬起頭看了向南一眼,笑呵呵地說道,“作為一個文物修復師,不僅要在技術上下功夫,而且還要豐富自己的歷史知識,這一點你做得很好!”
  
      向南笑著說道:“老爺子這么說,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北京pk10冷热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