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法蘭西之狐 > 第二百六十章,巴交會和奇觀誤國

第二百六十章,巴交會和奇觀誤國

    “一個模型?這是什么意思?”拿破侖問道。
  
      “我看到那個可愛的‘瘋子’的報道了。”約瑟夫說,“那里面已經提供了足夠多的信息。嗯,懸浮在水下一定深度,一旦受到撞擊,就會爆炸……呵呵,看到這描述,我大致就知道它是怎么回事了。這東西很簡單的,除了創意之外,其他的一點難度都沒有。而這創意,就直接表現在外形上。懂行的人,看看外形,就知道它是怎么回事了。要不,你這里有筆和紙張嗎?我現在就可以畫一個給你看看。”
  
      拿破侖便拿出一張紙,同時將一支素描用的炭筆遞了過去。約瑟夫接過筆和紙,刷刷兩筆,就畫出了一副草圖。
  
      “畫的真丑!”拿破侖皺起了眉頭,“要論畫畫,呂西安比你強不少。另外這東西也夠丑的。”
  
      “拿破侖,你看,這東西下面是一根錨鏈,要讓它藏在水中什么樣的深度,只要調節一下錨鏈的長度就夠了。球體本身是一個浮筒,里面裝上炸藥,這些觸角一樣的凸起則是觸發引信。嗯,這種引信也相當簡單。”
  
      “相當簡單?”拿破侖道,“我記得不久前你們剛剛因為觸發引信研制困難,而且可靠性差,將觸發引信的研制工作無限期地推遲了呢。現在你卻說觸發引信很簡單?”
  
      “那是因為我們剛剛推遲的是炮彈用的觸發引信,這兩樣東西,能是一回事嗎?這種觸發引信,要是放在炮彈里面,僅僅是發射時候的加速度,就足以讓它在炮管子里面炸開了。這能是一個東西嗎?像這種低要求的觸發引信,我不用一分鐘就能畫出一種出來。
  
      嗯,你看,這個觸角,它外面是鉛制的,相對比較軟,在受到猛烈的撞擊的時候,會彎曲變形。而在這個觸角里面,是一個裝滿了硫酸的玻璃瓶。玻璃瓶下面是一套缺乏電解液的電池,它的正負極連接著一套電雷管。只要觸角受到撞擊,鉛制外殼就會彎曲變形,里面的玻璃瓶就會碎掉,然后硫酸就會流出來,然后電池就會產生電流,電流就會驅動電雷管,然后就會引發爆炸——這簡直太簡單了。”
  
      對于約瑟夫這么快就能拿出這樣的,聽上去一點問題都沒有的方案來,拿破侖倒是并不吃驚,因為他知道,此前軍工聯合體的研究所對觸發引信進行了一些可行性研究,雖然這可行性研究并沒有繼續下去,但是在這個過程中,肯定槍斃了一系列有問題的設計方案。而如今,約瑟夫兩筆就畫出來的這個引信方案,應該就是此前被槍斃了的某個方案,最多就該稍微改頭換面了一下而已。
  
      “那好,你盡快讓人把那個模型弄出來,然后我們想個辦法,讓英國人的間諜看一看……”拿破侖道。
  
      “哪里需要這么麻煩?”約瑟夫說,“外貿部不是正在組織第一屆巴黎進出口商品交易博覽會嗎?直接拖到那里去,和其他武器一起擺著展覽、銷售就行了。”
  
      “嗯,這是個好主意。”拿破侖說,“希望這東西能讓英國人稍微冷靜一下。”
  
      “拿破侖。”約瑟夫很驚訝的望著拿破侖說,“我還以為你會非常期待一場戰爭呢?”
  
      “戰爭只是獲得光榮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拿破侖說,“只要和平能給我們帶來光榮,那么我并不一定就特別的喜歡戰爭。”
  
      當然,拿破侖雖然這樣說,但約瑟夫知道,如今拿破侖這樣熱愛和平,完全是因為去年的豐收,讓拿破侖在農民那里獲得了更廣泛的支持。而今年如果能繼續和平,隨著水利系統的完善,今年的大豐收也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豐收讓農民過上了更好的日子,也讓城市里的工人有了更多的更便宜的面包,這必將讓他的支持率進一步上升。如今在法國,向他高呼萬歲的人已經越來越多了。只要這種趨勢不發生變化,拿破侖又怎么會不熱愛和平?
  
      說起外貿部的那個巴黎進出口商品交易博覽會,早在幾個月之前就已經在籌備當中了,會址就選擇在巴黎城外通往凡爾賽的方向上。這一片地區,原本都是貴族們的產業,在革命中都被革命政府沒收了。
  
      在原本的歷史上,為了要稱帝,拿破侖試圖和這些舊貴族妥協,允許他們回國,并將一部分財產歸還給了那些回來了的舊貴族。但是在這個時空中,拿破侖的路線根本就不需要和這些人妥協,所以,這些土地依舊是政府擁有的公有土地。
  
      拿破侖將那些土地那里低價賣給給那些退役的士兵,以獲得對農村的控制力。而在這一帶,更多的土地則被留了下來,作為將來的“羅馬帝國”的各種設施的用地。如今巴黎進出口商品交易博覽會的選址,就是拿破侖為未來的“羅馬帝國”準備的公民廣場的位置。
  
      幾個月前,這里還是一片荒地。但是兩種新技術的投入,使得這里的環境迅速地發生了變化。
  
      第一種技術就是水泥。
  
      水泥技術并不是法國人首先發展出來的,1756年,英國工程師J.斯米頓在研究某些石灰在水中硬化的特性時發現:要獲得水硬性石灰,必須采用含有粘土的石灰石來燒制;用于水下建筑的砌筑砂漿,最理想的成分是由水硬性石灰和火山灰配成。
  
      在這個基礎上,1796年,英國人J.帕克用泥灰巖燒制出了所謂的“羅馬水泥”。但是因為對泥灰石的要求很高,并沒有得到廣泛的運用。
  
      原本一直要到1824年,英國人約瑟夫·阿斯譜丁用石灰石和粘土燒制出了所謂的波特蘭水泥(也就是硅酸鹽水泥),水泥才得到了廣泛的運用。
  
      然而,如今既然有了立志要讓后世的學生們無比痛恨的約瑟夫,水泥這種技術含量有限,但是用途卻非常廣泛,作用卻非常巨大的東西,當然就要首先在法國面世了。
  
      而拿破侖對于水泥,也是無比的喜愛,因為這東西不但能用來建造堅固的堡壘,更能夠以非常低的成本,迅速的建造奇觀。
  
      所有的帶著點中二氣息的“偉大統治者”或者“著名暴君”,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奇觀控。不分種族,不分年齡,不分文化圈。從埃及的胡夫,到巴比倫的尼布甲尼撒二世;從大秦的祖龍,到隋朝的坑爹敗家子;從吳哥王朝的蘇利耶跋摩二世,到印度的沙賈汗皇帝。都是奇觀愛好者。當然也都在不同的程度上,驗證了后世的一句“名言”:陛下,奇觀誤國呀!
  
      拿破侖雖然對奇觀也非常的熱愛,但是熟悉歷史的他,自然也知道“奇觀誤國”這一規則。所以一直都很努力地克制著“我們來錘個奇觀吧”的欲望。
  
      在對英國、普魯士和奧地利的戰爭中,拿破侖繳獲了不少大炮。當時拿破侖就很想要效法羅德島人,用繳獲的敵軍武器,熔化之后建造一個奇觀。(在原本的歷史上,這就是拿破侖凱旋柱)但是,這個想法被他的大哥無情的破壞了。繳獲的敵軍武器的確被熔化了,但是卻都被變成了電線或者其他的什么東西。
  
      但是水泥的出現,讓拿破侖再一次看到建造奇觀,而且是以非常便宜的價格建造奇觀的可能性。想想吧,古羅馬的那些奇觀,用巨大的石頭堆壘而成,每一塊石頭都要開鑿、切割、搬運,堆疊,不知道要耗費多少的人力物力。但是如果換成水泥,那真是省事多了。
  
      第二種技術當然是鋼鐵了。有了煉鋼術,就有了鋼筋。再加上有了水泥,就有了鋼筋混凝土。因為第一座鋼廠的生意非常好,所以洛林鋼鐵公司的第二座煉鋼廠也很快就投產了。接著只要資金能跟得上,就還有第三煉鋼廠,第四煉鋼廠。
  
      自打約瑟夫和拿破侖提到了鋼筋混凝土建造技術的優點之后,拿破侖心中本來已經暫時死去了奇觀之夢又開始“春風吹又生”了。只是約瑟夫一直強調,鋼材能賺錢,要用到能賺錢的地方去,才暫時的按住了拿破侖錘奇觀的想頭。
  
      但是后來外貿部的這個巴黎進出口商品交易博覽會的計劃,卻讓拿破侖終于找到了一個合理合法的錘奇觀的機會。
  
      拿破侖親自牽頭,找來了一幫子藝術家和建筑家,設計了一個充滿了古羅馬風味的大市場——如果沒有鋼筋水泥,這個設計拿破侖估計這個工程怕是要幾十年才能建成,但是有了這些東西,計算了一下,如果材料供給跟得上,幾個月就可以把一期工程錘出來。當然,更關鍵的是,錘這個大市場的事情,得到了約瑟夫和呂西安的一致同意。
  
      如今,大市場的一期工程已經基本結束了,只剩下最后的一些裝修了,而第一屆巴黎進出口商品交易博覽會也將在一個月后正式在這里開幕了。
北京pk10冷热统计 北京8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11选五玩法 时时彩最快开奖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资料 股票指数反映什么 上证股票指数 青海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手机赌博会坐牢吗 浙江6十1走势图 体彩天津11选5玩法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遗漏 教你如何赚网赌流水 快乐彩12走势图 体彩七星彩今晚开奖结果 无息股票配资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