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星空之破碎與一統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眾者愁上愁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眾者愁上愁


  產品線停頓,不少員工失去正業,要么從事副業要么自謀出路,熟練技能用途有限,他們已經喪失了離開十九廠的資格。
  同生不同掛,前任老大想方設法另辟天地,更可能懷揣“多年血汗”回家嗨皮,留下一屁股翔給后繼之人聞香,良心壞了!
  兩萬人的生計,十九廠的前途,古古默默咽下數口腥臭老血,努力不教淚花兒迸出眼眶,堅強的他,如打不死的小強,走到哪活到哪,活己亦活人。
  主業當前盡廢,形勢不行沒法子,全廠的運行靠著副業維持,為星聯軍隊制造輔助品,利潤不高可蚊子肉也得啃。
  軍人常服是一方面,僅僅做常服一項,生命維持系統什么的還差點氣候火候,這一塊隨時都有被擠兌到底的風險。
  和常服一樣毫無技術含量的,是軍方的各色軍用口糧,這一塊規模倒不小,利潤嘛……蚊子的肉管他那么多干嘛。
  “軍用口糧種類很多,用于戰時的需求最大,日常的也還好,因為屬于消耗品,競爭非常激烈,這些是最后一批貨源,新訂單尚未下發,說不定有變動。”
  一聲不吭的古古一邊看一邊暗自大罵,估摸著真的到了山窮水盡,那沒譜的新訂單,叫他上哪兒找去!暗罵歸暗罵,臉色絲毫不亂。
  全星聯軍隊除軍服他就沒一處統一的,武備戰備……口糧都是五花八門,星聯軍方將選擇權下放各個部隊,如此,意味著軍費多的吃香喝辣,軍費少的忍饑挨餓。
  當然,若真到沒法解決肚子問題的那一刻,星聯軍隊早他媽的散了架,不過,戰時出動,大家的標準倒是一模一樣,甚至不分母艦戰機。
  古古品嘗了多年的非戰時供應,口感嘛,應該比翔要好……以至他成了個完全不挑食的味覺缺失者,打聽母艦上那幫大爺平日里吃什么,答案有點出乎意料。
  沒人知道內情,十九廠并不負責供給這方面的物資,古古倍感心塞加心梗,據情形分析,想必那幫大爺平日里的用度……怎么爽怎么來?
  正忙碌生產的員工個個表情憂愁,干完這一批,他們便能得到長期的放松,無薪的哦……人一旦沒錢,等于生機斷絕,家中老婆孩子……不敢想哇!
  各人神色古古盡收眼底,他暫時還不能開源,節流的話,干脆所有人一塊兒升天,當前要緊的是穩定人心,能做什么呢?從可以做的做起吧。
  “這個……很特殊的。”
  “機修兵?他們和一般人有什么不一樣?”
  “這……”
  艾夫因吞吞吐吐的顧左右而言他,古古故作不悅,又不是軍事機密個人隱私,藏著掖著給誰看哪!李的解釋很尋常。
  機修兵干的是苦力活兒,體力耗費甚大,非戰時馬馬虎虎,一旦戰時出動,運動量隨之暴增,人會吃不消,于是,須得開發某些物品“刺激”身心,讓他們積極向上,更好的為星聯大業服務。
  享用特殊口糧,飄飄欲仙幾欲升仙……騰云駕霧的同時,勁道源源不斷上沖,疲憊勞累一掃而空,繁重的活計頓時輕松無比。
  嗑X一時爽,一直嗑X一直爽,嗑X的感覺,真的真的……
  “他媽的!”
  面黑好似星空,古古不禁罵出聲,機兵勉強算個人,機修兵居然連人都不算,星聯簡直成了罪惡天堂!
  這些東西吃幾次,大概率吃了還想吃,吃到軀殼被榨干,人不死也廢,剩下的日子……索性朝自個腦門來一發,免得遺留痛苦在世間。
  “聽說有嚴格管制的,只是戰時少量補充而已……”
  “好吧,別人如何想如何做我不管,永久停止生產這些東西,所有存貨作銷毀處理,你們也明白,萬一流到市面,后果會怎樣。”
  新官上任不點火更不放火,古古遂下達第一個指令,指令沒有商量余地,艾夫因和李交換眼神,繼而點頭答應,反正特殊產品非戰時用不上,留著也是禍害,順水推舟好了。
  再沒發表任何意見,恢復沉默狀態的新老大因形勢惡劣而悶悶不樂,看完走完,該正式召開大會,然后把自己介紹給全廠員工。
  “我叫古古,受上級派遣,到十九廠就任,請各位多關照。”
  介紹工作于隔天開始,各部門負責人齊聚一堂,人人不見半分喜色,就這狀況,換誰來也沒轍,許多人心下鄙夷,弄個小年輕,擺明惡心大家嘛。
  古古的講話短小亦精悍,語氣同樣死氣沉沉,人盡皆知眼前事,粉飾鼓動什么的毫無必要,哪怕他口噴燦爛鮮花,依舊解決不了重大難題。
  本想走個過場,后面的事后面再談,誰料外邊漸漸發出越來越嘹亮的噪雜,作為全廠最高最大建筑,多功能會場的隔音性能理所當然沒話說,雜音竟穿透外壁登堂入室,可見來源勢頭不小。
  主要是人多,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保守估計幾千人少不了,足足一個艦隊的編制啊!古古紋絲不動,掃視下方慌亂的群體,嗯,好像很慌亂的樣子。
  新官上任玩這出,活脫脫的下馬威,下馬威下的好!大概與表面慌亂的家伙們關聯極大,他們尊他為新老大,他們要使新老大認清現狀。
  十九廠,是他們的十九廠,而不是天曉得從哪空降的毛頭蠢貨的十九廠,誰是主人,誰是真正的主人,可得搞清楚了。
  吵鬧人聲幾乎穿透天際,古古聽都不用聽,無非是“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吃奶孩子”“快給錢,家中無米下鍋”之類的傳統藝能。
  心下不屑的呸,形勢嚴峻,大家摒棄前嫌攜手共度難關才是正確做法,窩里斗?欺負他沒見過大場面?不提三次戰爭開片時,戰后的一系列行動,論刀尖跳舞的水平,何人能及他!!
  “該來的總會來,我想和大家說幾句話,算是表明我的態度。”
  淡然安定急湊過來的二三號人物那貌似浮動的心兒,淡然表情讓會場的慌亂悄然平息,眾人驚奇年輕家伙好城府,城府再好,面對氣勢洶洶的“民意”,看他怎么辦!
北京pk10冷热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