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天機何在 > 第168章 兩個叛徒

第168章 兩個叛徒


  勇士國,上行而下效,皇帝沉迷酒色,貪圖享樂,奢侈糜爛,下面官員也不遑多讓。
  皇帝不僅有諸多惡習,最夸張的是,他竟然有龍陽之癖。
  此事實屬驚天丑事,朝廷中樞的官員們也都心知肚明,但是礙于皇帝的淫威,不敢提及絲毫。
  因此,為了討好皇帝,竟然有人故意染上斷袖之好,并且“不小心”被暴露,以此來讓皇帝“安心”和知道他乃同道中人。
  趕巧不巧,那人偏偏一介男兒身,卻生得異常“美麗”,皮膚白凈、身材勻稱不說,還天生有著一副幾乎所有女人都望塵不及的媚眼。
  當初,在初次相識的時候,皇帝之所以愿意選擇承了那人的情,便在于此。
  皇帝不僅喜歡那人的上道,更喜歡他的軀體。
  見那人手持“信物”,來到京城,皇帝自然是開心不已,想都不想就授予高職。
  不偏不倚,正是郎中令,這個平時和皇帝接觸最多的九卿之一。
  那人倒也聰明狠辣,且非常會討皇帝的歡心。
  他先是為了在朝廷站穩跟腳,便利用皇帝對他的青睞,擅長見機行事的智慧,以及自身極具誘惑力的“嬌軀”,各種攀附關系、結交大臣,最終成為不可取代的存在。
  他對各種大臣嘩眾取寵,對皇帝搖尾乞憐,對敵人則是“請君入甕”。
  經過幾年的經營,那人施盡陰損手段,鉆遍皇帝和各個大臣的被窩。
  最終,排除所有異己,籠絡全部大臣,深得皇帝信任。
  成為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
  再到后來,不論是誰,整個朝廷,都玩弄于他的股掌之間,成為了實際上的皇帝。
  也成為了勇士國有史以來,最強的“勇士”。
  然而有一日,正在那人與皇帝,以及幾位大成,在酒池肉林中,尋歡作樂時,相鄰敵國突然帶兵進攻,一路上如入無人之境,直到進入皇宮,看見了這一荒唐畫面,才知道真相。
  敵國將領命令士卒將所有人斬掉雙手雙腳,置于豬圈當中,讓其自生自滅。
  最后,那些人被群豬啃食殆盡。
  故事到此,便告一段落,黃巢的話音剛落,不知為何,幾人的情緒不如之前那般高漲,只剩下久久的無語。
  半晌之后,衛濟感嘆道:“真是悲哀啊,悲哀!”
  “那后來呢,最后周巨鹿又如何了?”
  衛濟問道,故事畢竟是故事,他們的目的還是事實,要找到些線索才是。
  黃巢灌了一大口酒,道:“如此諷刺至極的故事迅速傳開之時,郎中令迅速行動,先是將所有消息封鎖,將有關故事的文稿全部收集焚毀,接下來便是抓了周巨鹿,再將其處死。”
  “然而,這個時候,郎中令卻不敢下手了,你們知道為何嗎?”
  黃朝問道。
  王仙芝道:“這事我聽說過一些,是因為那太安城南邊的神仙門派,浮山宗,至于具體的細枝末節,我就不得而知了。”
  “對,沒錯,就是浮山宗。”
  黃巢肯定地道:“因為當時周巨鹿以寒門士子的身份,竟然一舉成為了議郎,轟動了整個太安城以及周邊地方,本來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或好奇、或仰慕,想前來跟周巨鹿見上一見,甚至想結交一番。”
  “后來,又有了周巨鹿主動辭去議郎一職,又去了那個地方寫出了振聾發聵的《勇士》一篇,更是博得了很多人的青睞。”
  “其中,便有那浮山宗嫡系一脈的一位小姐。”
  衛濟三人內心明了,定是吳嬸嬸了。
  “當時,那名妙齡年紀的浮山宗小姐慕名而來,見過周巨鹿之后,兩人竟是一見鐘情,深深喜歡上了對方。”
  “于是,兩人便私定終生,日日相伴。”
  “也正因為那位小姐的身份,郎中令一時沒敢動周巨鹿。”
  “但是,不知為何,浮山宗那邊好像完全不贊成那位小姐和周巨鹿的事,用非常強硬的言辭,要求周巨鹿離開那位小姐。”
  “然而,那位小姐對周巨鹿情深似海,絲毫不妥協,所以干脆打算要和周巨鹿離開京城,浪跡天涯,做一對自由的恩愛夫妻。”
  黃巢輕輕一嘆,又灌了一口酒,道:“我聽說周巨鹿和那位浮山宗小姐,離開是離開了,但是其中又生了很多齷齪之事,最終兩人到底是生是死,后來再也沒有相關消息傳出,就不得而知了。”
  衛濟主動和黃巢、王仙芝碰了杯酒,搖了搖頭,似乎很是可惜,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呢?要是能為這對感天動地的神仙眷侶,為那鐵骨錚錚的周巨鹿做上些什么就好了,也能聊表我輩心中之意。”
  不知為何,黃巢沒有順著衛濟的意思開口。
  黃巢道:“周巨鹿在離開京城前說了兩句極其出名的話,真是叫人思及仰慕之啊。”
  大家看著黃巢,后者緩緩開口,道:“周巨鹿正話反說,如同《勇士》一般,極具諷刺意味。”
  “一句是‘寧為郎中令,勝作一書生’。”
  衛濟聞言,本能地道:“好句。”
  其實,按照周巨鹿正常的態度應該是,“寧為一書生,勝作郎中令”。
  只不過,反過來說,反而更加能諷刺那郎中令。
  黃巢笑笑道:“另一句是,‘舉世皆清我獨濁,眾人皆醒我獨醉’。”
  衛濟點了點頭,道:“說得好,真是大快人心啊。”
  黃巢道:“是啊,對于咱們來說,確實是大快人心。”
  “然而,被那些貴族子弟聽了之后,不僅毫無羞恥之心,竟然還惡語抨擊,說周巨鹿腦子轉不過彎,不懂得人情世故,不懂得順應大勢,不懂得識時務者為俊杰,你說可不可笑?”
  衛濟搖了搖頭,道:“一幫腐朽的垃圾而已,蒼白的言辭,只不過是為了讓那可憐的自尊心,找找存在感罷了。”
  此言一出,黃巢的眼神頓時一變,然后緊緊地盯著衛濟,道:“衛兄弟,你們真的愿意為咱們寒門士子的驕傲周巨鹿,做些什么?”
  黃巢終于發現,眼前的少年好像極度地維護周巨鹿。
  衛濟同樣盯著黃巢,沉聲道:“當然!”
  “我們兄弟三人一路走來,殺過的壞人何止一二?”
  “今日,遇到此等不屈之事,我們豈敢不挺身而出,維護心中道義所在,而選擇坐以待斃呢?”
  “那樣的話,我跟那些官場上日日吃著腐肉的老鼠,又有何異?”
  “好!”
  黃巢突然喝了一大口酒,道:“既然如此,我還真有能夠替周巨鹿,替這對神仙眷侶,替咱們寒門士子討回一二的事情可以去做。”
  衛濟道:“黃兄但說無妨,我知道兩位大哥,身系更重要的事情,不敢放開去做,以免得不償失。”
  “然而,我兄弟三人‘孑然一身’,無牽無掛,兩位大哥盡管放心,這個公道,我們三人定當全力討回!”
  此言一出,王仙芝和黃巢相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
  然后霍然起身,對著衛濟三人抱拳深深一躬。
  王仙芝道:“不瞞三位小兄弟,王某人當年跟周巨鹿可是親近得很,早就想著怎么能替他和弟妹做些什么,可惜身在太安城,我們的一舉一動終究逃不過官府的眼線,報仇一時痛快,可事后,我這貧民窟可就開不下去了。”
  “所以,這么多年以來,我一直都在深深地責怪自己,恨自己不能為周兄弟報仇一二,實在是忍得很辛苦啊。”
  “今日,三位小兄弟既然答應為周兄弟報仇,王某人實在是萬分感謝。”
  “今后,三位小兄弟但又用得著我王仙芝的地方,還請盡管開口,王某人絕不推辭。”
  衛濟三人也站了起來,對著王仙芝和黃巢一拱手。
  衛濟道:“王大哥言重了,我們兄弟三人最愛做的便是打抱不平,世間有此不平事,那么不管上一管,也是良心有愧啊。”
  “所以,還請兩位大哥不要客氣,盡管吩咐便是。”
  眾人復又坐下之后,黃巢道:“我知道兩個人,兩個本是寒門士子,卻一直甘愿當郎中令府中走狗的畜生。”
  “據我暗中打聽得知,這兩人當年也出自貧民窟,而且還跟周巨鹿走得很近,關系很不錯。”
  “然而,當時周巨鹿離開郎中令府之后,剛剛寫出那片故事《勇士》后,正是他倆第一時間去的郎中令府舉報。”
  衛濟三人聽得臉色一寒。
  “沒錯,就是這兩頭能最快知道周巨鹿消息的畜生,叛變了周巨鹿。”
  “后來,更是他倆告訴郎中令,那位浮山宗小姐的身份,才讓郎中令及時懸崖勒馬。”
  “而且,據我得知,接下來,也是這兩人出謀劃策,說周巨鹿和浮山宗小姐身份懸殊,只要將此消息主動傳到浮山宗的耳朵里,并且再捏造一些周巨鹿的丑聞,故意傳出去,到時候浮山宗必然不會讓自家小姐和聲名狼藉的周巨鹿在一起,然后再將其置于死地即可。”
  “于是,在郎中令的授意下,這兩人編造各種負面信息丑化周巨鹿。”
  “隨后,郎中令讓浮山宗那邊得知消息之后,果然極力反對周巨鹿和自家小姐在一起。”
  黃巢停頓一下才道:“后來的信息具體如何,就有些模糊了。”
  “好像是,浮山宗和那位小姐鬧得很兇,周巨鹿便和那位小姐假裝暫時分開,等風聲過了之后,再一起暗中離開。”。
  “當時,周巨鹿所處之地,人多眼雜,郎中令不便動手,又是那兩人邀請周巨鹿去城外一起踏青郊游,順便派人殺了周巨鹿。”
  “至于具體結果如何確實不知,不過,只要抓住那兩人,細細勘問一番,便可知曉。”
北京pk10冷热统计 三一重工预测目标价 腾讯分分彩计划 精 河南快三走势一定牛 快三计划网页 中国急速赛车节 12096排列3预测 江西11选五胆拖表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 北京快3助手苹果版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中国体育彩票app下载安装 极速时时彩是哪个市的 广西11选五走势图一定 股票配资不是实盘 今天快三开奖结果出来 5分彩定位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