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天機何在 > 第169章 盤問

第169章 盤問


  衛濟點了點頭道:“好,黃兄只需將兩人的信息告知我們即可,我們兄弟三人今晚便行動,兩位大哥靜候佳音就好。”
  “好!”
  黃巢突然站起身來,道:“事不宜遲,那咱們現在就回貧民窟,我將兩人的信息寫給三位小兄弟。”
  眾人一點頭,便由衛濟結過賬,一起又去了王仙芝的貧民窟。
  回到了之前那個大廳,王仙芝命人將筆墨紙硯送上來之后,大廳只余衛濟、趙爽、黃一踏、王仙芝、黃巢五人。
  王仙芝道:“茲事體大,三位兄弟萬望小心。”
  衛濟三人道了聲謝。
  黃巢提筆就寫,片刻之后,將兩人的姓名、住址,以及相貌描述,寫得清清楚楚。
  然后叮囑道:“三位兄弟,一定要小心行事,那郎中令府的士兵眾多,且訓練有素,而且還有諸多淪為朝廷犬牙的武功高手,最好是待那兩人各自回家之時,再做行動。”
  衛濟將信息紙折好,塞進懷里,抱拳道:“兩位大哥放心,我們兄弟三人一定辦妥此事,今晚依舊回到這里,你們盡管等我們的好消息便是。”
  眾人一抱拳,衛濟三人就出了大廳。
  衛濟急忙攔住王仙芝和黃巢,道:“兩位大哥留步于此,因為所做之事有些敏感,為避免人多眼雜,就不要送我們出府了。”
  王仙芝道:“我們也正有此意,不過,我帶你們去偏門走,今夜你們回來時也從那里進入便可。”
  半晌之后,衛濟三人從一個極不起眼的地方走了出去,無人發現。
  這是一座小小的院子,里面除了幾顆普通楊樹,便全是菊花。
  王仙芝和黃巢望著衛濟三人離開之后,站在那里久久不語。
  過了一會,王仙芝突然問道:“兄弟,你覺得他們是什么人,這事能成嗎?”
  黃巢望著院子的門口,一直不收回視線,道:“放心吧,王大哥,這事絕對能成。”
  “至于他們的身份,應該是來自修煉界。”
  “雖然不知道緣由,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確實極度維護周巨鹿,似乎有所關聯似的。”
  “不論如何,總歸來說,這是好事。”
  黃巢這才看著王仙芝道:“王大哥,咱們終于可以了卻這個小心愿了。”
  王仙芝點了點頭,道:“是啊,等了這么久,終于等到了他們,能夠除掉那兩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同時也為巨鹿稍微泄泄憤。”
  兩人又是一陣無言。
  黃巢看著滿院子金燦燦的菊花,隨著秋風的吹過,來回蕩起浪潮,他的眼神越來越亮,里面有著堅毅和仇恨。
  “颯颯西風滿院栽,蕊寒香冷蝶難來。”
  “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
  黃巢不知想到些什么,突然有感而發,作詩一首,吟唱出口。
  一旁的虬髯大漢不懂其意,但卻能明白這位和自己有著過命交情的兄弟,他的心事。
  “劉蕩老狗,你等著,終有一天,我定要你好看!”
  黃巢內心狠狠發誓,然后瞬間收起全部思緒,換上往常的表情。
  笑了笑道:“走,王大哥,咱們回去吧,今晚就等著他們三人的回來。”
  王仙芝點了點頭,便和黃巢兩人轉身走了回去。
  衛濟三人出了那座貧民窟內普通卻隱秘的小院子之后,便徑直穿過好幾條巷子,走上主街。
  將路線牢牢記住之后,衛濟這次沒有選擇找人詢問地址,而是買了一副太安城的詳細地圖。
  然后,找到了郎中令府邸的那條主街,叫了一輛馬車后,讓車夫帶他們去往足足隔了兩條大街的一條支街。
  足足一個時辰之后,衛濟三人才到了目的地。
  在馬車上,衛濟又仔細地看過地圖,和黃巢寫的信息一一對照。
  發現那兩人所住之地,離著郎中令府僅有十里之遙。
  雖然,這個距離對于文弱書生來說,已經很遠很遠了,但是對于衛濟、趙爽、黃一踏他們這些修煉者來說,簡直不值一提。
  下了馬車之后,趙爽小聲問道:“小濟,這些事咱們要不要先跟陽明講一下?”
  衛濟搖了搖頭,道:“暫時還是不要說得好,陽明的目標太大,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浮山宗吳伏華那一脈之人,肯定將陽明的事告知了曹家,指不定現在就有人遠遠地盯著陽明呢。”
  “所以,由他來涉入此事的調查,反而不好,太容易打草驚蛇,引起當年那些幕后之人的防備。”
  趙爽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衛濟道:“走,咱們先去郎中令府邸的大門處,找一個隱蔽的視角,盯著出來的所有人。”
  衛濟三人在馬車上的時候,已經將那兩人詳細信息深深地記在了腦海。
  一人叫作王恩,一人叫作付義,盡皆四十幾歲,個頭不高,身形偏瘦,都留有胡須,一人喜歡穿皂衣,一人喜歡穿白衣,兩人住的地方也正好相鄰。
  衛濟三人在一個距離郎中令府邸兩百米處不起眼的地方,靜靜地等待著王恩和付義的出現。
  直至日銜西山,天色慢慢變得昏暗,郎中令府邸往來出入之人,越來越稀少之時,衛濟三人的眼睛頓時一亮。
  “來了!”
  兩個一身卑躬屈膝姿態的消瘦身影,小心翼翼地走出了郎中令府邸的大門,一人穿皂衣,一人穿白衣。
  和黃巢描述的信息一對比,兩人不是王恩、付義,還是誰?
  衛濟三人的眼神頓時一寒。
  兩人的如履薄冰模樣,在衛濟、趙爽和黃一踏的眼中,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要多惡心,就有多惡心。
  趙大俠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嘴里碎道:“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鳥!”
  王恩和付義出了郎中令府邸之后,就徑直朝著他們住處的方向走去。
  走出大約一百米之后,兩人始終躬著的背慢慢收了起來,彎著的腰也豁然直了起來,腳步也輕便了不少,有種揚眉吐氣、意氣風發的感覺。
  看得衛濟三人一陣惡寒。
  小人姿態,盡顯無疑。
  衛濟三人看著王恩和付義慢慢地從他們身邊經過,還有說有笑,嘿嘿不斷。
  “走,跟上!”
  衛濟見王恩和付義又走出十數米之后,小聲道。
  說完,便率先走了出去,趙爽和黃一踏緊隨其后。
  深秋時節,天色已然晚得很快,黑得很早。
  一會的時間,天空已然變得混混沌沌。
  然而,被長青帝國冠以“不夜城”之稱的太安城,根本就沒有黑暗可言,更沒有“青黃不接”的現象。
  自然而然的,太安城的極大多數大街小巷,都是燈火通明。
  很多酒肆、飯店、戲園子、青樓等地,反而愈發紅火熱鬧,因為夜晚才是他們最好的歸宿。
  王恩和付義一會快走,一會慢走,足足半個時辰之后,才拐進了兩人所住的小巷子,比起外面的主街、副街,這里面的燈光只來源于,為數不多的幾戶人家大門口掛著的燈籠。
  燈籠隨風輕輕搖曳,燈光昏暗,一看便是劣質的油燈和粗糙的黃紙制作而成。
  衛濟三人無聲無息的已經到了,王恩和付義的背后五米之遙。
  他們專門將腳步放得很輕,兩位身瘦體弱的中年讀書人,根本發現不了絲毫。
  此時的王恩和付義早就累得精疲力竭。
  他們每日不得不早出晚歸,徒步趕往郎中令府和回到家中,畢竟太安城昂貴的馬車,他們每個月只能最多坐上三五次。
  衛濟突然加快腳步,急速向前,左右雙手同時揮出,在王恩和付義的后頸上輕輕一擊,兩人頓時昏了過去,正好由趙爽和黃一踏一人接住一個。
  衛濟道:“爽哥,一踏,你們稍等,我先去他們二人家中看看情況。”
  趙爽和黃一踏點了點頭,衛濟便一躍而入,從王恩家的院墻上跳了進去。
  是一座很小的宅院,北邊只有兩間房屋,東邊則有一間,衛濟一一靠近細細聆聽一陣子,發現并無任何呼吸之聲,也就是說根本沒人。
  衛濟來到墻邊,隔著墻對著趙爽和黃一踏道:“爽哥、一踏,里面沒人,你們將兩人帶進來。”
  呼,呼!
  話音一落,趙爽和黃一踏就提著暈過去王恩和付義,輕輕跳了進來。
  “你們先帶他倆去正房,我再去付義家看看。”
  說完之后,衛濟就跳進了隔壁的院子,趙爽和黃一踏則輕輕推開正房們,走了進去。
  付義家院子的構造和王恩家如出一轍,還真不愧是同進同退的兩人啊。
  然而,衛濟在付義院子的廚房中發現了微弱的燈光,他靜悄悄來到廚房門口,通過微微打開的一條縫隙,衛濟看見里面有一個約莫三十幾歲,穿著粗布衣服的女子,正坐在一條小木凳上,靠著灶臺打盹兒。
  “估計是在等付義回家。”
  衛濟眼中的復雜一閃而逝,就慢慢退了回去,又跳回到了王恩家中。
  進入正房將房門反手關好之后,衛濟道:“我們先把他倆弄醒,好好盤問一番。”
  說完,他從乾坤物中拿出那個酒葫蘆,里面裝的是清水。
  噗!
  噗!
  衛濟狠狠灌了一口涼水,然后分別噴到了王恩和付義的臉上。
  兩位身體瘦弱的讀書人,感受到臉上瞬間襲來的涼水,頓時一個哆嗦,又反應了一會,終于慢慢試著睜開了眼睛。。
  此時,黃一踏已經將屋中的煤油燈給點著了,微弱的火光,給本就不大的正房,還是添上了不少光芒。
  王恩和付義剛將迷迷糊糊的意識清醒過來,還沒有來得及伸手去揉一揉隱隱作痛的脖頸,看清眼前狀況后,就瞪大了眼睛。
北京pk10冷热统计 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快3开奖结果 开奖历史 排列五技巧口诀 大爷大妈炒股 喜乐彩票 客户端 短期理财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360 福建快3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乐彩广东快乐十分钟 贵州快3和值走势图 北京pk拾稳赚技巧 湖北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北京快中彩k线图 福建快3走势图一定牛前往移漏 pk10走势图怎么看 广州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