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道尊青云子 > 楚江王!

  墓碑之上的佛文,帶著一股強大的佛力,而且是佛蠶子以自身的體悟佛意刻下的字。
  佛蠶子的修為就算沒有達到圣靈的境界,估計也無限接近那個境界了。
  他書寫下的文字,那可是無價之寶,足以買個大價錢,很多想要參悟圣靈境界的人,都會出價去購買。
  茅烏龜伸出兩根爪子,想要去將墓碑從地底拋出來,卻被一道佛紋給劈在頭頂,打得拋飛了出去,站不穩腳步,腦袋嗡嗡作響,眼前直冒星光。
  “媽的!那老禿驢,居然在墓碑之上布下了禁制。”
  茅烏龜摸著疼痛欲裂的腦袋。
  風飛云走到轉輪王的墓穴前,也發現了一個大洞,墓穴之中也變得空蕩蕩的了,顯然轉輪王也逃出去了。
  這并不出乎風飛云的所料,畢竟他已經和轉輪王打過交道了,而且還將他給煉化成了傀儡。
  “咦!楚江王的墳墓竟然完好無損,看來他被鎮壓在墓穴之中,已經死透了。”西門吹雪道。
  風飛云展開鳳凰天眼,打算看一看楚江王是不是真的還在墓穴之中。
  但是墓穴之中卻傳出一股兇厲的陰氣,將鳳凰天眼的力量給反壓了回來。
  風飛云一連后退數十丈遠,臉色微微一白,吼道:“大家快退,楚江王沒有死透。”
  “轟隆隆!”
  楚江王的墓穴之中出驚天動地的巨響,防御數百里都劇烈晃動起來,就連巨大的墓碑也在搖晃,就像隨時都要倒壓下來。
  墓碑之上出一道道刺目的佛光,爆出一道道梵音佛聲,像是萬佛在吟唱。
  但是墓穴之中的那一股力量已經無比強橫,將墓都給撐出一道道裂紋,墓中發出“嘎嘎”的沙啞笑聲,聲音無比刺耳,像是萬年老鬼在陰笑。
  ……
  墓穴之中傳出似人似鬼的厲嘯聲,將地面再次震裂開,一道道尸氣從裂縫之中逸散出來,腐蝕墓碑之上的佛氣。
  墓碑之上雖然刻著佛蠶子留下的字,但是畢竟已經過去了一萬多年,佛力已經流失了太多,根本鎮壓不住楚江王這種級別的老邪。
  風飛云的臉色也微微一變,身體連忙騰飛而起,就在風飛云腳掌離開墓碑的那一剎那,墓碑之上出現一道道裂紋,就像蜘蛛網一般的向上蔓延。
  “嘭!”
  崖壁那么高的墓碑崩碎,上面的佛文也都化為了碎片。
  “哈哈!佛蠶子,你鎮壓了本王一萬年,現在本王又出來了,你就等著本王屠滅天下佛修吧!”
  墓穴之中,傳來一個陰沉的笑聲,將整個墓地都震得不停顫抖。
  “轟隆隆!”
  墓穴之上的裂口在不斷變大,最中央的位置直接塌陷下去,露出一個直徑十米大的黑色大坑,坑里面埋著一具鐵棺,有無數佛紋在鐵棺上面繚繞。
  “嘭!”
  “嘭!”鐵棺之中,出劇烈的撞擊聲。每一次撞擊,鐵棺上面的佛紋就要閃動一次。
  整個大地也會跟著顫抖一次。
  “轟!”
  鐵棺的蓋子被掀開,棺材之中射出一道刺目的黑光,一股陰寒之氣從里面逸散出來,將方圓萬里都給冰封住。
  “本王脫困了,佛蠶子,接下來就是你的死期!”
  棺材之中躺著一具焦黑而干枯的尸體,肌肉萎縮,衣服襤褸,發出刺鼻的尸臭,像是一具猙獰恐怖的干尸。
  ……
  風飛云覺得楚江王雖然破開了佛蠶子的佛紋禁制,但是他畢竟被壓制了太久,身體之中的力量肯定流失了太多,在他沒能恢復元氣之時,怕是還很難從棺材之中走出。
  但是風飛云面對的畢竟是楚江王,這可是讓中央王朝的爵爺們都為之聞風喪膽的人物,不得不小心謹慎,要不然今天恐怕要將性命交代在這里。
  “嘎嘎!小鬼,你到底要干什么?”
  鐵棺之中的那一具干尸冷笑了起來,體內自然而然的生出一股陰寒之氣。
  這股氣息十分可怕,比之先前的那一條螣蛇妖王要強大很多倍。
  風飛云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嚴肅,道:“我只是想要介紹兩位老朋友給前輩認識。”
  風飛云閃電一般的出手,揮出兩枚界靈石。地獄閻羅和麒麟王同時飛了出來,各自發出一聲長嘯,然后沖進了楚江王的墓穴之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楚江王發起攻擊。
  “就知道你小子沒有按好心。”
  鐵棺被一層厚厚的寒冰給包裹住,直接騰飛起來,爆發出奪目的黑色光芒,向著麒麟王鎮壓了下去。
  麒麟王長著麒麟的頭顱,渾身都是火焰,雙臂足有水桶那么粗,竟是將鐵棺給托住了。
  地獄閻羅長著三頭六臂,一拳轟擊在鐵棺的上面,將鐵棺給轟飛了出去。
  “嘭!”。
  鐵棺飛出去,撞擊在地面上,將泥土掀起,半個棺材都沉入了地下。鐵棺之中的那一具干尸驚呼道:“閻王,轉輪王,你們……”
  風飛云將八卦道印給祭出,懸浮在掌心把玩,一步步走了過去,沉聲道:“他們都被我祭煉成了傀儡。”
北京pk10冷热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