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尋寶全世界 > 第兩千二百四十四章 洗劫科隆

第兩千二百四十四章 洗劫科隆

    當著托馬斯和費恩這兩個新納ciu人渣的面,葉天戴上橡膠手套、故作小心地打開信封,大致查看了一下這處納cui寶藏的相關信息。
  
      但是,他并沒有給出托馬斯迫切想聽到的回復,徹底了結雙方之間的恩怨,不再展開血腥的報復行動。
  
      他直言不諱地告訴眼前這兩個新納cui人渣,報復行動只是暫停,雙方之間的恩怨是否能徹底了結,還要看這處納cui寶藏是否真的存在,價值幾何。
  
      在未來的某個時間,自己會去阿根廷驗證并探索這處納cui寶藏。
  
      如果寶藏確實存在,那雙方的梁子自然揭過,萬一寶藏并不存在、甚至是個針對自己的陷阱,結果就另說了!
  
      聽到他這番話,托馬斯和費恩的臉色都變得極度難看,眼中也充滿了憤怒和屈辱。
  
      但是,他們又無可奈何,只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形勢比人強啊!還有其它選擇嗎?
  
      至少在眼下這段時間,他們組織內殘余的那些人渣,暫時不用提心吊膽地生活了,不用擔心從某個角落里突然飛出一波彈雨,將自己送進地獄。
  
      接下來,托馬斯和費恩就起身告辭,離開了這間總統套房。
  
      等他們離開,大衛的杰森等人又返回了客廳。
  
      剛剛在沙發上坐下,杰森這小子就好奇地問道:
  
      “斯蒂文,這些新納cui人渣賠償了一條什么樣的寶藏信息?”
  
      葉天看了看這小子,然后微笑著說道:
  
      “這些新納cui人渣出賣了自己的前輩,他們賠償的這條寶藏信息,是納cui分子在二戰末期隱藏起來的古董藝術品和金銀財寶,跟希特le寶藏有很大關系。
  
      他們能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就找到這樣一條寶藏信息,那么很顯然,德國的這些新納cui組織,跟二戰后逃脫審判與制裁的那些納cui分子一直都有聯系”
  
      說這番話時,葉天還是有所保留的。
  
      他并沒有透露這處納cui寶藏的具體信息,比如寶藏埋藏在哪里、埋藏這批寶藏的那位大人物究竟是誰等等。
  
      “還真是一幫人渣,為了自己活命,轉眼就把自己的前輩給賣了!”
  
      大衛接茬說道,滿眼的鄙夷。
  
      接著又聊了一會,大衛和杰森他們就起身離開,返回各自的房間了。
  
      等他們離開,葉天又仔細研究了一下剛剛得到的這些寶藏信息,并牢牢記住了其中一些關鍵信息,比如地理方位等等。
  
      緊接著,他就燒掉了那些文字資料,對U盤里存儲的電子信息也做了層層加密和混淆視聽的改動,以防止泄密。
  
      至此,有關這處納cui寶藏的準確信息,只有他一個人掌握。
  
      很快,時間又過去了半個多小時。
  
      休息了一會之后,葉天他們紛紛走出房間,準備離開這家五星級酒店,開始在科隆的參觀之旅。
  
      他們參觀游覽的第一個目的地,是酒店附近的一家博物館。
  
      因為距離很近,葉天他們也就沒有坐車,準備步行過去,順便欣賞一下科隆的街景,這樣才不辜負美好的天氣。
  
      轉眼的功夫,他們一行人已下到酒店大堂,有說有笑地向酒店門口走去。
  
      此前聚集在酒店大堂里的眾多媒體記者,已經走了一部分,大多還留在這里,耐心地等待著。
  
      與其說他們是在等待葉天,倒不如說是在等待著頭條新聞、等待著大事發生。
  
      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記者心里都非常清楚,但凡葉天出現的地方,必定風波不斷,總會發生這樣或那樣的震撼性事件,這次也不會例外!
  
      葉天他們剛一走進酒店大堂,守候在這里的眾多媒體記者立刻潮水般涌了上來,試圖進行采訪。
  
      可惜,他們都被科隆警方和酒店安保人員攔了下來,只能在幾米之外高聲提問。
  
      對于他們的提問,葉天根本懶得回應,只是沖這些媒體記者揮了揮手,然后就向酒店門口走去。
  
      而在酒店大門外,同樣有不少媒體記者守著,還有一些聞風而來的抗議示威者。
  
      跟之前一樣,葉天沒有搭理這些家伙,跟大衛他們有說有笑地,沿著人行道向距離酒店不遠的那家博物館走去。
  
      前行沒多遠,他們一行人就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左轉過去不遠就是博物館。
  
      就在他們拐過街角的一剎那,在街道對面的一家咖啡館里,葉天一眼就瞥見了三張熟悉的面孔。
  
      那是三個身形彪悍的男人,兩個白人一個黑人,俱都三十歲左右,坐在咖啡館臨街的一張餐桌邊,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閑聊著。
  
      就在葉天瞥見他們的同時,那三個家伙也看向了這邊,并沖著這邊輕輕點了點頭,幅度非常小,幾乎無人發覺!
  
      葉天卻看得非常真切,那三個家伙正在沖自己打招呼呢。
  
      那些家伙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受雇于葉天,趕赴慕尼黑大開殺戒的其中一支雇傭兵小隊的成員,早在柏林就跟葉天打過照面。
  
      非但他們,另外兩組雇傭兵小隊的代表,也相繼出現在了葉天的視野之中,一個個假扮游客混在街道上的行人之中。
  
      這些家伙之所以出現在科隆,都是被葉天暗中招來、來科隆領取報酬的。
  
      他們將要領到的報酬,則是散落在科隆的古董舊貨市場上、那些被人忽視、實則價值不菲的古董藝術品,而且是以撿漏的方式獲得。
  
      說話間,葉天他們已來到目標博物館的門口,隨即買票進入了這家博物館,開始欣賞陳列其中的各種古董藝術品。
  
      ……
  
      轉眼的功夫,已是抵達科隆的第二天。
  
      上午九點半左右,葉天他們就離開了酒店,乘車駛向了一處著名的古董舊貨市場。
  
      接下來的一天,科隆城中的幾處古董舊貨市場、以及遍布老城區的古董店和大大小小的畫廊,相繼遭遇了颶風式的洗劫。
  
      在這些地方,葉天瘋狂席卷著各種價值不菲、卻又被人忽視的古董藝術品,絲毫都沒有客氣。
  
      跟之前歷次掃蕩行動一樣,葉天在明,前幾天就已趕到科隆的鮑伊在暗!
  
      那小子帶著兩名手下,尾隨在葉天他們后面,依據葉天發來的信息,瘋狂掃蕩著各種各樣的古董藝術品。
  
      在此期間,葉天很是發現了幾件價值不菲的頂級古董藝術品,并通過各種手段收入了囊中。
  
      跟在他后面的鮑伊,同樣收獲頗豐,只不過被他收入囊中的古董藝術品價值相對較低一點,總價卻非常可觀!
  
      就連混在人群中的那幾名雇傭兵,也各有收獲。
  
      在葉天的暗中指點下,他們分別撿了幾個不大不小的漏,收獲了幾件價值還算不錯的古董藝術品。
  
      那些古董藝術品的市場價值,基本等于葉天跟他們事先約定好的報酬,而且只高不低。
  
      最重要的是,那都是撿漏得來的古董藝術品,轉賣或拍賣之后得到的財富,都是可以見光的,任何人也挑不出毛病。
  
      隨著葉天他們瘋狂掃蕩古董藝術品的行動展開,科隆的古董藝術品市場頓時一片風聲鶴唳,陷入了風雨飄搖的境地。
  
      就連整個德國的古董藝術品收藏領域,都被震撼了,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科隆。
  
      尤其是眾多古董商和畫廊老板,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都暗自慶幸不已,慶幸自己不在科隆做生意,躲過了一劫!
  
      這一天,科隆城中的幾個古董舊貨市場、以及眾多古董店和畫廊,所有不為人知且有點價值的古董藝術品,都被掃蕩一空,就像被颶風席卷過一般。
  
      等到傍晚時分,葉天他們返回酒店時,科隆的古董藝術品市場已是哀鴻遍地,元氣大傷。
  
      當然,在這些古董舊貨市場、以及眾多古董店和畫廊里,也響徹了充滿憤怒、卻又飽含傷痛的瘋狂咒罵聲。
  
      讓這些古董商恨到咬牙切齒、咒罵不已的人,自然是剛剛洗劫過他們的葉天。
  
      就在這些古董商跳著腳破口大罵之時,在葉天他們所住的五星級酒店里,一場小型的古董藝術品鑒賞與交易活動,卻已拉開帷幕。
  
      在這場小型鑒賞會上,葉天將白天洗劫而來的絕大部分古董藝術品轉手就處理了。
  
      這些古董藝術品要么被他買給了受邀而來的各家博物館和眾多收藏家,要么就委托給了各大拍賣行,以后將陸續推向市場。
  
      他自己只留了幾件比較特別、且有代表意義的古董藝術品,準備分別運去紐約和北京,準備以后再推向拍賣市場或者自己收藏。
  
      通過這場私人鑒賞及交易會,他又大賺了一筆,不亞于又發現了一處寶藏。
北京pk10冷热统计 金刚玻璃股票 股票分析师工资大概多少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一定牛 广东快乐10分开奖84期 手机能玩的时时彩平台 基金配资100万一年利息 2019年安全靠谱的理财平台 甘肃十一选五预测号码推荐 深圳风采彩票开奖公告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查 最适合炒股的三个星座 广东快乐十分去哪玩 体彩排列5走势图 基金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公告